Fork me on GitHub

密码朋克宣言(A Cypherpunk's Manifesto)

这篇宣言是密码朋克(Cypherpunks)发起人之一Eric Hughes)在1993年所写,cypherpunks一词即出自此。

英文原文:https://www.activism.net/cypherpunk/manifesto.html

中文译文:

隐私权是电子时代开放社会的必要条件。隐私不是秘密。隐私是人们不希望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而秘密是人们不希望任何人知道的事情。隐私权是选择性地向世界公开自己的权力。

如果双方进行某种交易,那么双方都有他们彼此互动的记忆。每一方都可以谈论自己对此的印象;谁能不让他们说话呢?或许有人可以通过立法来阻止它,但言论自由,甚至比隐私更重要,是开放社会的基石;我们不会试图限制任何言论。如果各方在同一个论坛上发言,每个人都可以向其他所有人发言,这样就可以汇聚有关个人和众人的知识。电子通信的力量使得这样的群体发言成为可能,并且它不会仅仅因为我们可能想要它消失而消失。

因为我们渴望隐私权,所以我们必须确保交易双方仅获得交易所需的信息。由于在交易中可以提及任何信息,我们必须确保尽可能少地暴露个人信息。在大多数情况下,个人信息并非必不可少。当我在商店购买杂志并向店员交付现金时,没有必要知道我是谁。当我要求我的电子邮件服务商发送和接收消息时,我的服务商无需知道我在跟谁说话,我在说什么或别人对我说的话;我的服务商只需知道如何获取消息以及我欠他们多少费用。当我的身份被交易的底层机制揭示时,我就没有隐私权。我无法再能选择性地公开自己;我只能被迫一直暴露自己。

因此,开放社会中的隐私权需要匿名交易系统。到目前为止,现金一直是主要的匿名交易系统。匿名交易系统不是秘密交易系统。匿名系统使个人能够在需要时公开自己的身份,并且只在必要时才公开自己的身份;这是隐私权的实质。

开放社会中的隐私权也需要密码学。如果我说些什么,我希望只有那些我想要告诉的人听到它。如果我的言论向全世界公开,我就没有隐私权。加密是为了表明对隐私权的渴望,用弱密码加密意味着对隐私要求不高。此外,当默认为匿名时,为了确认一个人的身份需要密码学的数字签名。

我们不能指望政府,公司或其他大型、匿名的组织出于他们的仁慈来赐予我们隐私权。掌控我们的信息是他们的利益所在,对此不必心存侥幸,要抵抗他们的言论就是同信息的本质作斗争。信息不仅仅是想获得自由,而是渴望获得自由。信息会扩展到所有可能的储存空间。信息是谣言的兄弟,它比谣言更为年轻也更为强大,如百足之虫、百眼巨人,遍及更多领域,而且比谣言给出更少的结论。

如果我们期望拥有任何隐私权,我们必须捍卫自己的隐私。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创建允许进行匿名交易的系统。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在用耳语,夜幕,信封,紧闭的门,秘密握手和信使来保护自己的隐私。过去的技术无法保障可靠的隐私权,但电子技术可以。

我们密码朋克致力于构建匿名系统。我们通过加密技术,匿名邮件转发系统,数字签名和电子货币来捍卫我们的隐私。

密码朋克编写代码。我们意识到必须有人编写软件来保护隐私,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获得隐私,我们正在开发这些软件。届时,我们将开源我们的代码,以便我们的密码朋克战友可以使用它。我们的代码在全球范围内免费供所有人使用。如果您要封杀我们编写的软件,我们不在乎。我们知道软件无法被消灭,广泛存在的分布式系统永不停机。

密码朋克谴责对加密技术的管制,因为加密根本上是一种私人行为。事实上,加密是为了从公共领域中抹掉我们的信息。即使法律站在我们对立的那一边,它的作用也只限于一个国家的边界和国家暴力机器掌控范围之内。密码学将不可避免地遍布全球,还有随之而来的匿名交易系统。

为了隐私权的广泛传播,它必须是社会契约的一部分。人们必须联合起来,合力部署这些系统以实现共同利益。隐私权的未来,取决于人们在社会中的合作。我们密码朋克,思你所思,忧你所忧,并且希望与你携手,不再自我欺骗。我们绝不会因为有谁反对,放弃我们的目标。

密码朋克积极致力于让隐私在网络上更加安全。志士仁人,同去同去。

上下而求索。

Eric Hughes
1993 年 3 月 9 日


参考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136919407257.htm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146264713220.htm

-------------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