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信息就是力量——致敬互联网之子:亚伦·斯沃茨

世有不公之法,我们是要安于循守,还是且改且守、待其功成?或是即刻起而破之? —— 梭罗《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

今天看完一部纪录片——《互联网之子》,深受震撼,讲述了编程天才和信息活动家亚伦·斯沃茨为捍卫信息自由所做出的不懈努力与抗争,而亚伦充满了反叛精神,以一己之力挑战美国政府,就是为了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强烈推荐给大家,可在这里观看。

亚伦参与开发了RSS网上信息源发布格式、Markdown文本发布格式、知识共享组织(Creative Commons)、web.py网站开发框架,同时是社交媒体Reddit的联合创始人。

Aaron的博客:http://www.aaronsw.com

博客里的所有文章(英文):PDF

荐书:理想主义者:亚伦·斯沃茨与自由文化在互联网的崛起

在此特意分享片中亚伦关于信息开放获取的宣言——游击队开放访问宣言(Guerilla Open Access Manifesto),向Aaron致敬!

原文:https://archive.org/stream/GuerillaOpenAccessManifesto/Goamjuly2008_djvu.txt

信息就是力量。但就像所有力量一样,有些人只想占为己有。世界上所有的科学和文化遗产,已在书籍和期刊上发布了数个世纪,正渐渐地被少数私有的公司数字化并上锁。想要阅读那些有着最著名研究成果的论文?你必须支付给如 Reed Elsevier 这样的出版商大把钱。

有人努力去改变这种状况。开放访问运动 (Open Access Movement) 奋勇斗争,确保科学家们没有将他们的版权签署给别人,而是将他们的成果发布到网络上,允许任何人访问它们。但即便是最好的情况,他们的行为也只作用于未来发布的东西。之前的都将失去。

这样的代价实在太高。强制学者付钱以阅读他们同行的成果?扫描整个图书馆却只允许 Google 的人阅读它们?提供科学文章给那些第一世界的精英大学,却不给身在南半球的儿童?这实在蛮横且无法接受。

“我同意,”有些人就说了,“但是我们能做什么呢?那些公司握有版权,他们靠限制访问赚取大把的钱,而且这是完全合法的 - 我们没有办法阻止他们。”但有些事我们能做,这些事我们已经在做:我们可以反击。

那些能够访问这些资源的人 - 学生,图书管理员,科学家 - 你们被赋予了特权。你们能享受到这知识的盛宴,而其他人却被排除在外。但是你们不必 - 事实上,从道义层面来说,你们不能 - 为保留自己保留这份特权。你们有义务和全世界分享它。而且你们已经在做了:和同行们交换密码,回应朋友们的下载请求。

同时,那些被拒之门外的人们并没有袖手旁观。你们溜过洞穴,翻越围墙,解放那些被出版商封锁的信息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们。

但所有这些行动都是在黑暗中进行,隐藏于地底。它们被称作偷窃或盗版,仿佛分享大量的知识精神上等同于抢劫一艘船只并谋杀其船员。但是分享绝非不道德的,它是一种道德使命。只有那些利欲熏心的人才会拒绝让朋友复制一份。

大公司,当然,就是利欲熏心。使它们运转的法律要求使然 - 稍微出点事投资人就得叛乱。它们收买的政治家们支持它们,通过法案让它们拥有专属的权力决定谁可以复制。

遵从不公正的法律不会带来公正。步入光明的时候到了,在公民不服从的伟大传统下,宣告我们对这种私人盗窃公共文化的反抗。

我们要夺回信息,无论它们被存在何处,制作我们的副本并和全世界分享。我们要取到版权到期的东西并将它们归档,我们要买下秘密的资料库并将它们放到网上。我们要下载科学期刊并将它们上传到文件分享网络。我们要为游击队开放访问而战。

只要全世界有足够多的我们,那就不仅是传达了一个反对知识私有化的强有力信号,我们还将让它成为过去。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吗?

亚伦·斯沃茨 (Aaron Swartz)

2008 年 7 月,意大利 Eremo

影片中Aaron的其他言论

在长大的过程中,我才慢慢发现,我身边的所有事,别人跟我说的所有事,那些所谓本来如此,注定如此的事,它们其实没有非得如此,事情是可以改变的。更重要的是,有些事既然错了,那就该做出改变。

我对学校十分失望,我觉得老师们根本不懂自己所讲的是什么,他们居高临下,管这管那;作业就像是种把戏,就好像知识一种强制所有学生一起庸庸碌碌的手段。于是我就开始去阅读那些关于教育史和这套教育体系演变的书籍。然后你就能发现,如果要真正学到东西,那就不能机械重复老师所教的,这有点儿使得我渐渐学会了质疑。我质疑我所上的学校,我质疑建立这所学校的这个社会,我质疑学校教人们追求的那套事理,我质疑建立起这整个体系的政府。

我总是深入思考,我希望别人也能想远一点。我为理想而工作,并从别人身上学习,我不喜欢拒人于外。我是个完美主义者,但我不会要求出版界也精益求精。除了教育和娱乐以外,我不会浪费时间在那些不会有影响的事情上。我试着和每个人都友好相处,但我讨厌人们不认真对待我。我不记恨他人,因为这于创造无益。但我从自身经历中学习,我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深深地觉得,光安身于当下这世界是不够的,那样子知识别人给什么你就照收,大人们说什么你就照做,你照着父母说的去做,照着社会说的去做。我觉得你应该总持有质疑,我觉得从科学的角度看,你所学的一切都知识暂时性的,任何所学都有改口、驳斥、质疑的余地。我觉得这情况对社会也适用。当我意识到社会上有着我能尽份力去解决的真正严重的、基础性的问题时,我没法去遗忘它、回避它。

影片最后是万维网的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的悼词。亚伦在2013年1月11日自杀,年仅26岁。

在信息审查日益严重的现在,希望有更多的有识之士为我们的信息自由而奋战,它值得追求。

推荐阅读:互联网之子 Aaron Swarts 想要看到的世界

附:那些年,我喜欢的黑客纪录片

参考资料:

Aaron Swartz (RIP 1986-2013) - We Can Change The World - Youtube

Requiem for a Dream - The New Yorker

How the Legal System Failed Aaron Swartz—And Us - The New Yorker

AARON SWARTZ’S THEORY ON HOW TO SAVE THE WORLD - WIRED

The unstoppable walk to political reform - TED

本文标题:信息就是力量——致敬互联网之子:亚伦·斯沃茨

文章作者:FKT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2日 - 22:03

最后更新:2019年09月09日 - 19:09

原始链接:https://freeknight.cf/2019/03/12/the-story-of-Aaron-Swartz/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