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除夕夜话

Queen乐队的Bohemian Rhapsody

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敏感的人,是那种在热闹欢乐的场景感到韶光易逝, 继而陷入忧伤的人。

特别是在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看完《波西米亚狂想曲》,坐在饭桌上,脑海中却满是弗雷迪和玛丽互按台灯的场景。

当然,年少的时候总是感到欢乐的,在街上用小鞭炮把易拉罐炸上二层楼高,随后火药味就蔓延至鼻腔,惊叹炸药的威力。零点的烟花绚烂绽放,短暂美丽的瞬间,少时只觉美丽,如今更添伤逝之感。

饭桌长辈感叹,以前平时没有肉吃,过年都是抢着肉吃,而如今肉都没有人吃了。是啊,在物质生活丰富后,春节不再意味着一年中能吃上最好的,穿得最漂亮的日子了,甚至还产生了“春节自救指南”。那么在现代充满了流动性的社会,中国人为何把过年看得如此重要呢?当然,家庭的团聚是很重要,亲友间的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开始明白为何要喝酒,以一种一般人都不喜欢的饮料来敬对方,通过一点小小的牺牲来表达自己的敬意),增添血缘关系之间的感情。不过是否也表明,中国除了家庭,没有其他的组织可以信任,无法在其他的组织中感到温暖,无法在其他地方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而春晚,似乎也沦为了一个过气梗,从当年的流行语之源变成流行语之冢。这几年可以明显感到文化上的衰落,缺乏杰出的文艺作品,1993年能有《霸王别姬》,而现在有什么呢?当物质丰富后必然要求美好的精神生活,当Netflix出品宫斗丧尸片《王国》时,为何国内只有《延禧攻略》(吊诡的是最近还被禁播)?这种文化上的创造力又被什么所扼杀呢? 有人提出要分级,但为何不能呢?答案似乎显而易见,但是问题却成为房间里的大象了。

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真正失去某个人后,看待世界的方式绝对会发生变化。生活就像围着圆桌坐着满满的人,随着时间,其他人渐渐离席,终剩自己独坐,望着空荡的人间。斯人易逝,那些重复的景象在记忆中却不曾散去,因为熟悉,所以怀恋。但是记忆也终将消逝,艺术正是把那些美好的瞬间定格,就像一首歌就能勾起你所有的回想。

我们终将要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无论是通过文字、音乐、电影、游戏,还是其他任何形式的创作。

乙亥猪年快乐!

本文标题:除夕夜话

文章作者:FKT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4日 - 23:02

最后更新:2019年03月12日 - 23:03

原始链接:https://freeknight.cf/2019/02/04/chuxi-19/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