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文学的想象

自由即创造

沟通即和解

联合即妥协

在这个时代,文学似乎已经边缘化,文学青年似乎也已经沦为边缘人群了,不可避免地,向往着中国八十年代。那时可是文学青年的天堂,当然,更重要的是,一个思想解放的天堂。我相信,在精神上,我同样属于八十年代。

作家査建英说:“在八十年代,人们像对待初恋情人一样痴迷地追求知识、追求创作,把阅读、探索和思索作为生活中最大的愉悦,并且感到幸福,很浪漫也很诗意。”

其实,文学青年在任何时代都是少数派,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反叛者,但是正是因为他们的作品,以及所创造的形象,他们的名字随之流传。只不过在这个时代,社交媒体的喧哗掩盖了那些真正进步的声音,但喧哗与骚动的诡波下同样凝聚着创造的礁石。而真正的自由来自于价值的创造。

像博尔赫斯说的,“我认为对于一位作者来讲,最好是他能成为传统的一部分、语言的一部分,因为语言将使用下去而书籍会被遗忘。也许每一个时代都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写同样的书,只是改变或加入一些细节。或许永恒之书皆相同。我们总是在重写古人写过的东西,而这就证明足够了。

好奇心是打开一扇门

想象力是构筑一个世界

而文学作品中的形象正是由想象构筑的,一个作家的伟大就在于构筑的文学形象让我们觉得他就像我们的朋友一样,而作家也变成了一种形象而流传于世。而阅读或写作可以让我们的想象力自由地伸展,直至飞翔在文字的共和国。

于是同样不可避免地,文学青年是孤独的,“文学是一种苦役,真正爱好文学的人都是孤独的。”刘以鬯说。所谓“独创”,可能就是在孤独中创造吧。在一个很多人感到虚无的时代,我们应该重新回归文学的殿堂,读书是一种简单的快乐,能让你获得一种自由的充实,摆脱无聊的空虚

司马迁说,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叶芝的《当你老了》背后又是藏着多少的无奈;詹姆斯·乔伊斯的《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里也有对女孩不欣赏自己能把平凡生活变成具有永恒生命力的伟大作品的愤愤不平。

孤独于作家是忠实的伴侣,而阅读与写作的意义就在于在其中寻找到文学传统,发现世界上各处的作者与自己心灵相通,这时候就陷入一种平静的喜悦,一种欣喜的慰藉,孤独开始与自身融为一体。就像在狭小的房间里而你的思绪充满整个世界,然后发现你也是其中的一份子,以此获得一种永恒。

本文标题:文学的想象

文章作者:FKT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1日 - 13:12

最后更新:2019年03月24日 - 16:03

原始链接:https://freeknight.cf/2018/12/01/literary-imagination/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