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读书笔记⑧|读加缪:我反抗,所以我们存在

世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没有见识的善良愿望会同罪恶带来同样多的损害。人总是好的比坏的多,实际问题并不在这里。但人的无知程度却有高低的差别,这就是所谓美德和邪恶的分野,而最无可救药的邪恶是这样的一种愚昧无知:自认为什么都知道,于是乎就认为有权杀人。杀人凶犯的灵魂是盲目的,如果没有真知灼见,也就没有真正的善良和崇高的仁爱。——加缪《鼠疫》

最近我读了加缪的四本书,分别是《局外人》、《西西弗神话》、《鼠疫》、《反抗者》,算是比较系统地了解了加缪的“荒诞—反抗”的体系。

对于加缪,当年我知道他是“存在主义”大师,并经常与萨特同时出现。读了这些之后,才知道他“深刻地揭示出人在异己的世界中的孤独、个人与自身的日益异化,以及罪恶和死亡的不可避免,但他在揭示出世界的荒诞的同时却并不绝望和颓丧,他主张要在荒诞中奋起反抗,在绝望中坚持真理和正义,他为世人指出了一条基督教和马克思主义以外的自由人道主义道路。”

在我看来,就是在虚无中去探寻意义,在荒诞中去坚持反抗

来听一首最近很喜欢的草东没有派对的烂泥

局外人与西西弗神话

在这部《局外人》中,加缪刻画了一个普通的年轻人默尔索,放到今天来看的话就是活脱脱的“佛系青年”,对一切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特别是女友问他“我们结婚吧”,他的回答是“结也行,不结也行”。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佛系青年”,由于一次在海滩边意外地射杀了一个人,法庭开始根据他这个人而不是他意外的罪行对他判处了死刑。想起胡适说的“沉默的自由”,可怕的是,一个社会让“局外人”入局之后,连保持“佛系”都不可。特别来说,强迫去歌功颂德,抑或批斗举报。更别提异端了,而对异端的态度反映了社会的自由与宽容程度。

加缪在《西西弗神话》中讨论的正是在这样的荒诞情况下,人应该怎样生活的问题。西西弗重复着一种劳动,把大石从山下推到山顶,但大石又滚下来,周而复始,很像如今普通上班族的生存状态。而加缪在“局外人”里刻画的默尔索虽然“佛系”,却是“坦诚的人,喜爱光明正大”,“一个无任何英雄行为而自愿为真理而死的人”。

不得不提季业这段著名的话,上了大学我才明白高中语文老师的良苦用心。

如果天总也不亮,那就摸黑过生活;

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别去照亮别人。

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

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

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

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局外人”吧。

鼠疫和反抗者

如果说前面提到的两部作品表达的是在荒诞中保持“局外”的话,那么《鼠疫》和《反抗者》就明确表示要奋起反抗,在“绝望中坚持真理和正义”。

《鼠疫》写的是一个医生在一个发生鼠疫的城市奋力与鼠疫斗争的故事。面对自己牺牲的危险,依然做好本职的工作,拯救了很多人,虽然平凡,但是伟大。在当下,就是要去和审查系统作斗争,为信息的自由传播出一份力。像在很多作品中我感受的一样,在这部作品里,我同样感到一个深深的矛盾,就像漫威里的超级英雄一样,如何选择个人与集体的利益?如果你拯救了世界,但是最爱的人却不在身边,最终却失去了她,这真的值得吗?“改变世界”和“改变生活”没想到是矛盾的。

《反抗者》里写到人的孤独,而对于反抗者来说,他们之间就获得了友谊。不同于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加缪提出了“我反抗,故我们存在”。他也告诉我,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不是容易的,不同于“局外人”的无所谓,对他人无害,而是要真正地对不公进行反抗,真正地做出行动,而且是积极的行动,同时给予他人以帮助。

推荐许知远的单读音频第一季 Vol.149 鼠疫

本文标题:读书笔记⑧|读加缪:我反抗,所以我们存在

文章作者:FKT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8日 - 14:11

最后更新:2019年03月29日 - 12:03

原始链接:https://freeknight.cf/2018/11/18/book8/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