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读书笔记⑤|《娱乐至死》

照片把世界表现为一个物体,而语言则把世界表现为一个概念。——《娱乐至死》

今天要分享的一本书是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对于这本书,如果看过乔治·奥威尔的《1984》和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的话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娱乐至死》

不幸的是,某威权主义后期国家被二者同时说中,在封闭的场域中享受娱乐的狂欢。

其实这本书里讲到的信息的媒介更让我印象深刻,麦克卢汉曾说过:媒介即信息。而这本书里提到,“我们的语言即媒介,我们的媒介即隐喻,我们的隐喻创造了我们的文化的内容。”印刷术所带来的书面文字比起口头语言和之后照片与视频区别何在呢?似乎书面文字更容易让我们停下来,然后进行思考?不同的信息形式如何决定它的表达内容?

其实我们现在手机、电脑带来的冲击与20世纪初电报,无线电带来的信息冲击是相似的,突然的信息爆炸“带给我们的是支离破碎的时间和被割裂的注意力”。

不管是在口头文化还是在印刷术文化中,信息的重要性都在于它可能促成某种行动。——《娱乐至死》

这也正与中国文化中的知行合一相吻合。但是现在的问题就像西塞罗所说的,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们摆脱现实的奴役,而现在的年轻人正竭力作着相反的努力——为了适应现实而改变自己。每一代的年轻人都应该思考:社会是如何运转的?还能变得更好吗?

本文标题:读书笔记⑤|《娱乐至死》

文章作者:FKT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2日 - 20:09

最后更新:2019年03月29日 - 12:03

原始链接:https://freeknight.cf/2018/09/12/book5/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