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审美·创造·规则·自由

如果我们在创作戏剧、小说、诗歌或者其他可以想象到的文学形式时,无法像科学家一样获得自由和特权,获得最低限度的追求真理的机会,那么我们会抵达世界何处?万事又有何用?——埃兹拉·庞德

人是观念的产物,所接受的观念塑造了人。在如今信息爆炸的年代,人不应该被动地被算法所塑造,而是应该首先问问自己,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随之主动地去寻找信息。

当人在被观念所塑造之后,必然会形成属于他的思维,然而,不是每个人的思维都是系统化的,成体系的,或者说是成一种架构的。而形成系统化的思维结构后,我认为他就具备了一种审美能力,或者说是品味,也就是对事物具有自己独特的看法。而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正是在于品味不同,对于事物的价值判断能力不同,能力高低有时也即品味水平之分,而审美上的距离有时是难以逾越的。

有了自己独特的品味后,他所创造的事物必然也带上了自己独特的烙印。正是如此,他也创造了一种只属于他自己的规则。当我们在写作时,拥有的是相当大的自由,如果除去思维,语言等等的局限,当你完成一篇文章,无论如何,文章本身就形成了某种规则或结构。就像卢梭所说,“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由此来看,我认为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拥有自己独特的品味,创造出一种规则,而这种规则可以是内在的,比如自律,也可以是外在的,比如创新,或者是对人类有益的事业。

因为作为一个自我主义者和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事就是纯粹自主的个体终将摒弃自我,回归到对浩瀚的文化、广大的集体意识和抽象事物、帝国传统和民族良心的探究之中,进而改变这一切。——凯文·伯明翰《最危险的书》

本文标题:审美·创造·规则·自由

文章作者:FKT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1日 - 20:09

最后更新:2019年01月07日 - 19:01

原始链接:https://freeknight.cf/2018/09/01/aesthetics-and-creation/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